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金鱼吊兰

发布于:2012-08-25 14:53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王强

  植物界比较耐旱的,我听说要数长在沙漠中的骆驼刺和仙人掌了。其貌不扬的仙人掌是生活中屡见不鲜的,我曾欣赏到移植在花盆中开着鲜艳黄花的仙人掌。也曾因此突发其想:既然仙人掌可以移植到花盆里开花,那么骆驼刺移植到花盆里会怎样呢?可惜我未曾到过沙漠,否则定会试试。我喜欢亲近自然,更喜欢自然界生命力顽强的花花草草。

  四年前,我在房东家养了一株叫金鱼吊兰的植物。当初因为好奇它独特的繁殖方式,所以我这个从未养过花的小伙子却养起了花。

  金鱼吊兰是一种不靠花种而靠花茎繁衍的植物。这样的植物我倒是知道很多,但开花的我知道的就不多了。城市里缺少养花的土壤,但我还是找来了一些类似于黄泥的土,这种土浇水干燥后便会板结,可我又找不到其他的土,所以只有委屈那株无根的金鱼吊兰了,它能否成活完全听天由命。我只是每日为它浇水,盼望着它早日生根。过了一段日子,它出人意料地在枝头开了一朵橘黄色的小花。在绿得发光的叶片衬托之下,那小花显得格外耀眼。它确也名副其实,那花朵活像一条挺着大肚子、张着嘴的金鱼。每有闲暇,我都会瞅着它出神。

  毕业那年,我有些犹豫,我家冬天异常寒冷,山区的平房不像城市的暖气楼保温设施那么好。我家也养过花,可从来没有哪种花能在我家越过寒冬而不被冻死的。有心把花留给房东,可房屋仍要出租,万一这花得不到照料而枯萎,我又于心不忍。于是,我把泥土倒掉,用塑料袋装起花放进了行李箱。回到家,我又满心欢喜地把花栽上。那个暑假,我无事可做,整日对着它等待通知书的到来。花又发了几条新枝,我剪下栽上,所以这株金鱼吊兰又有了子孙,且每一株都迸发出了生机。

  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后,我开始准备行囊。可这一次我却不能把花一起带上了。我要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说不定这花半路便被折腾死了。临行前,我只有叮嘱忙碌的母亲照顾好我的花。

  离家后的日子,时常我会在电话中问母亲那盆花怎样,母亲总说它生长得特别好。寒冬来临后,我便很少提及那盆花了,像我家的那种室温,它大概是在劫难逃了。但寒假回到家,却发现那盆花的花枝依旧绿油油的,枝杈间还长出了许多花蕾,只是由于室温不够,这些花蕾未等绽放便凋谢了。天气最冷的日子,叶片也相继脱落了很多。第二年春天,那盆金鱼吊兰俨然变成“光杆司令”了,只有枝头还残留着几片绿叶。母亲按我说的办法,把枝头那段剪下栽上。天气转暖时,它们又逐渐旺盛起来。

  二零一零年暑期,当我再次见到那盆花,却发现空荡荡的花盆里只残留半截花茎和几条刚从根部发出的嫩枝。母亲说我家的牛跑到了庭院大口吃起了花,花被连根拔起,幸亏母亲发现得及时,才从牛嘴里夺下最后一段花茎。之后的日子,这段花茎才发出几条新枝。

  去年冬天,这株劫后重生的花在母亲卧室的沙发上还是生机勃勃的。母亲以为放在那适合花生长,还可以晒太阳,我也没在意。随着天气骤冷,那株花不仅花叶脱落了很多,花的茎也被风吹蔫了。我赶紧把它端到暖气附近,心想:这下它大概是活不成了,以后有机会再买一株吧。两天过去了,花茎已经变成了黑色,可垂下去的枝头依然有几片绿叶还活着。我很兴奋地把那一小段剪下,又在其他的枝头剪下了两小段栽上。突然想起温室原理,我又找来塑料袋将花盆罩起来。每当太阳照进屋子,我便会把花端到阳光下。透过塑料袋观察了一段日子后,发现那两小株只有两片叶子的金鱼吊兰相继腐烂了,剩下的那一株大一点儿的还没有烂掉,但我觉得它存活的希望也不大,毕竟春天的来临还有一段日子,它还没有根……

  今年夏天回家,我惊奇地发现那株幸免于难的小花已经长到和我当初得到它时一般大了,并且还生出了五条新枝。我先后选了两段拥有存活能力的小枝栽进土里。不出意外,将来又可以繁衍出一盆的金鱼吊兰了。

  看着这盆历经磨难的金鱼吊兰,我总会想起一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也会想起《道德经》中所说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如今我已掌握了侍养金鱼吊兰的知识,再也不必担心它的生存问题了。虽然来到我家,它还未曾开过花,但我相信只要它活着便依然拥有开花的希望。

  我常和母亲开玩笑地说:“等我工作有了着落,我就把这盆花带走,省得它在你们手里受罪……”母亲也笑着说:“快带走吧,我还懒得为它操心呢!”

  其实,大学毕业后,我究竟能流落到哪座城市,我心里也没底。现在的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是众所周知的。但每每想起我那株饱经磨难还依然顽强地存活着的金鱼吊兰,我对未来便充满了信心。我时常告诉自己:无论走到哪里,只要脚踏实地,哪里便是自己的家。正如这株金鱼吊兰一样:先生根,再发芽,然后开花,这便是一株怒放不败的生命。

  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于山城

责任编辑:lielady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