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雪狼谷的哀嚎——电视剧《雪狼谷》剧情及主要人物分析

发布于:2012-06-04 13:35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靳继德

  1

  一声狼嚎,撕破山谷的宁静;一声巨响,《雪狼谷》悲情落幕。

  2

  从故事情节上来看,《雪狼谷》主要有三条线索。一是中华民族抗战的艰辛历程。二是野狼帮的命运沉浮。三是主要人物的情感纠葛。三条线索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以抗日战争为大背景,情节曲折,跌宕起伏,震撼人心。

  3

  《雪狼谷》以镇龙镖局的掌门赵宗翰让位而拉开序幕。看到抗战题材的影视作品,不由得让人感到心痛。那是一部屈辱史,也是一部抗争史。在中华民族发展的记事簿上,给国人留下太多的伤痛和教训。贫穷和落后必然给国家和民族带来耻辱和灾难,一个东方泱泱大国,被帝国主义的铁蹄肆意践踏,那撕心裂肺的疼痛,那彻夜难眠的煎熬,那苦苦求索的历程,那盼望日出的焦虑……我们的民族在哭泣,我们的祖国母亲在流血。《雪狼谷》正是以牵动国人最敏感、最疼痛、最刻骨铭心的题材为大背景而展开整个电视剧的故事情节。让人急切想知道,我们民族的命运在这部电视剧里是怎样得到演绎和诠释的,究竟出现了怎样的英雄人物,在历史大潮中扛起民族解放的大旗,冲在历史的前锋,书写波澜壮阔的史诗。换句话说,《雪狼谷》的主题是爱国主义,是一个亘古不变的永恒话题。

  野狼帮刚成立时,就竖起一面鲜艳醒目的大旗:打鬼子,诛汉奸!他们崇拜的是狼图腾,他们信仰的是狼的思想和生活方式。但他们又必须面对社会现实,在动荡、复杂的社会环境中求生存,求发展。他们有着一颗中华民族善良、淳朴的心。毕竟,他们没有系统的组织,没有崇高的信仰,没有铁的纪律,没有成文的规定,他们游弋在时代的风口浪尖。他们的目光被生活和山头禁锢,局限在个人狭隘的空间,不能与时代同步,不能与社会共舞。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旧事物势必被碾碎,新生物必然产生和壮大。野狼帮最大的亮点就是打击日寇,维护民族利益。这也正是野狼帮能够持续生存、发展的根本原因,也是它生命力的源泉。在对日作战中,他们无比勇敢、坚强,他们不按常规出牌,使得日本鬼子胆战心寒。抗日战争结束后,野狼帮原来的生存方式显然与时代不吻合了。可是,不管是野狼帮的一把手连德奎,还是野狼帮的所有弟兄,一时无法转变观念,无法自然而然地融入社会发展的大潮中去。他们在抵触,他们在算计,他们在挖空心思地隐瞒埋在地下的财富……时间在流逝,思想在斗争,究竟该何去何从?为了自私的利益,为了曾经的梦想,连德奎绝不交出藏匿的黄金,他的手下互相猜疑,甚至发生火拼,一个个死在自己昔日称兄道弟的战友的枪口之下。这不由得让人觉得这是他们必然的结局,这是他们生存的悲哀。他们在新旧时代的过渡中涅槃,他们在历史的潮流中新生。新旧事物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过程是曲折复杂的,但前途是光明远大的。一个荒诞、野蛮、苦闷的时代结束了,一个平等、自由、民主的时代产生了。

  4

  其实,最牵动人心的是人物的情感纠葛。让人感到惋惜,让人感到遗憾,让人感到气愤,让人感到无奈。

  连德奎、赵梓燕、赵四海、程耀东。连德奎、赵梓燕和赵四海他们三人是师兄妹,连德奎与赵四海都喜欢赵梓燕。而赵梓燕真正喜欢的是赵四海。于是,三个人的感情纠葛就不可避免了。最初,赵宗翰给这两个徒弟每人派了一趟镖,承诺:谁先回来谁就是镇龙镖局的掌门人,并将成为他的乘龙快婿。连德奎率先赶回,并在回来的路上,徒手杀熊,吓傻了在背后跟踪偷看的刘答应。他拔掉熊牙,给赵梓燕精心磨制了一件礼物。当他回来时,众人无不心悦诚服。而赵梓燕当众拒绝了父亲的决定。赵四海后回来,自然没有资格当镖局的掌门,也没道理成为赵家的乘龙快婿。先来的不喜欢,后来的喜欢不上,赵梓燕夹在中间,一等就是好多年。这里,我们不得不说说另一个人物——张秉昌,一个十足的汉奸与走狗。他的到来,使得白马镇永暗无天日,使得镇龙镖局充满陷井与危机,使得赵家家破人亡。他串通赵夫人,狼狈为奸。使得赵梓燕的命运也发生了变化。张秉昌伙同赵夫人,逼走连德奎,害死芸儿,除掉赵宗翰,得意忘形之际,赵梓燕一把火烧掉了赵夫人梦寐以求的赵家财产。连德奎的手下肖冬瓜将赵夫人送上西天,发财梦、情人梦一起灰飞烟灭。赵梓燕在仇恨的烈火中幸运脱身,遇上积极革命的程耀东,在他的教育影响下,赵梓燕也参加了革命队伍,开启了人生崭新的一页。程耀东一直暗恋赵梓燕,可是赵梓燕只是把他一只当做救命恩人看待,使得程耀东一直处在痛苦之中。甚至自暴自弃,最后一失足成千古恨,可耻地背叛了革命,在悔恨、痛苦、矛盾、自责中离开了这个世界。当赵梓燕被组织分配到白马镇工作的途中,遭遇国民党特务的袭击,赵四海奉命接应和救护。在失散多年后,赵四海和赵梓燕惊喜相逢,压在心底的爱,喷薄而出,深情地拥抱,香甜的记忆。然而,此时的她不是昔日那个清纯、可爱的小师妹了。这时的她让仇恨冲昏了头脑(她误认为是连德奎故意杀害了她父亲,其实不是),变得蛮不讲理,让人觉得不可理喻。为了复仇,她几次故意违反组织纪律,怂恿林大宽、李柱子(他俩是赵宗翰的弟子)私自调动人马上山剿匪,差点酿成大祸。

  连德奎、薛姑娘和连老二。连德奎与刘答应因为相同的命运而走在一起,他们共同扯起了占山为王的大旗,共同演绎了一出大侠救美的好戏。连德奎拿着敲诈来的钱,回到自己的村庄,他分给乡亲们每人两块大洋。薛姑娘,一个温柔、美丽而又腼腆的农村姑娘,她躲在树后,目睹连德奎的行为举止,从心底喜欢上了连德奎。于是,请媒婆用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连老爷子,薛姑娘被连德奎的手下用八台大桥抬上山寨。而连德奎又让手下把薛姑娘送回老家。因为爱,薛姑娘苦苦死守,最终,难耐孤独凄苦的日子,在连老爷子的撮合下,她和连老二走到了一起。当给孩子过满月的时候,连德奎曾经举枪指向薛姑娘,最后,连德奎不得不接受事实。毕竟,是他不喜欢薛姑娘,一门心思只想着赵梓燕,舍此而不娶。当然,连德奎就是连德奎,一个大气的连德奎。在孩子的满月喜庆日子,他照样高兴地抱起孩子,叫着连正华——鬼算子给孩子起的名字。因为连德奎,薛姑娘葬送了她最初的美好愿望;因为连德奎,她违背了自己对婚姻与爱情的执着。她无奈,她无辜,她绝望……在当时的年代,可以想象,薛姑娘是承受着莫大的耻辱与心理压力来接受命运无可奈何的挑衅,在男权威严的年代,在封建礼教根深蒂固的岁月,薛姑娘只有默默向上苍祈祷。

  连德奎与杨茉茉、肖冬瓜。连德奎与杨茉茉,一个是山大王,一个是国民党军统特务。因为“工作”原因,杨茉茉忘记了身份与她的“使命”,奋不顾身地爱上了连德奎。她宁愿给连德奎洗脚、先衣服,她宁愿给连德奎做饭,解闷,并痴心希望连德奎有一天对她真心相待。可是,感情对连德奎来说,决不能有半点勉强。就在他和杨茉茉结婚的日子,赵梓燕半路出现了(她是找连德奎报仇的),他立即扔掉红花,宁愿死在赵梓燕的倒下,“燕子,能死在你的刀下,我愿意”。连德奎对赵梓燕的痴情,可见一斑。赵梓燕心也软了,铜刀落地,自己茫然不知所措。他到死只想着赵梓燕,愿意守望一生,哪怕最后一场空。杨茉茉因为爱着连德奎,在关键时刻,用自己的身体替连德奎挨了姬婄香一枪,弥留之际,躺在连德奎的怀里安详地死去,临死前还喃喃自语:“连大哥,我对不住你。”其实,肖冬瓜确实喜欢杨茉茉,杨茉茉也喜欢肖冬瓜,可是,连德奎的出现,使得杨茉茉改变了主意,注定了她的爱是以悲剧结束的。而肖冬瓜最终背叛野狼帮与连德奎和杨茉茉的结婚有着莫大的关系。当然,肖冬瓜反水是中了国民党特务头目“鱼鹰”杨大夫的圈套,立场不坚定,与连德奎分道扬镳。从实质与人性而言,还是为情所困,恨连德奎“霸占”了他喜欢的女人,恨连德奎“独吞”了五千两黄金,为了报复,他甘愿为国民党特务充当走狗。其实,他的内心还是痛苦的,矛盾的。这三组人物的情感纠葛都是以连德奎为核心展开的。他是情网的中心结,是他,毁了薛姑娘的爱情与婚姻,是他,毁了杨茉茉的痴情与执着;是他,毁了赵梓燕的向往与真爱。所以,连德奎是“罪人”。同时,也反映了连德奎对感情的专注与执着,对生活的坚定信念。

  赵景辉与吴学明。这是一对假夫妻,合伙演了一出闹剧。赵景辉是一个懦弱、没有立场、抽大烟的花花公子,“有奶便是娘”。吴学明是国民党军统特务,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为了展开“工作”,他硬是让赵景辉扮作自己的“丈夫”,实际上,赵景辉跟着吴学明也干了不少坏事,最终,也没逃脱吴学明的魔掌,死在吴学明这个多年“妻子”的枪口之下。可怜而又可悲,荒唐而又滑稽。就赵景辉个人本性而言,他是善良的,但是他好吃懒做的生活习惯与软弱无能的生存技能,又决定了他只能依附于别人去生活,这是造成他人生悲剧的根本原因。

  刘答应、姬婄香和兰小手。姬婄香和兰小手一直在一起开别云间酒店,兰小手心里一直喜欢姬婄香,但是,姬婄香却把他一直当做弟弟看待。在兰小手看来,他和姬婄香结合是迟早的事。他甘愿为姬婄香做任何事情,包括牺牲自己的生命。后来,他两被连德奎收服,姬婄香遇上了刘答应,她对刘答应有了好感。尤其在一次打击鬼子的战斗中,刘答应救了姬婄香一命,从此,姬婄香死心塌地地爱上了刘答应,并与他走到了一起。可是,好景不长,刘答应死了。姬婄香伤心欲绝,准备报仇,却死在肖冬瓜的枪下。兰小手失去了姬婄香,心里受到致命的打击,因为,他一次又一次地向姬婄香求婚,却一次又一次地被姬婄香拒绝,他彻底绝望了。感情上的伤害,以及对黄金的向往,使得他开始走向极端,开始寻找和挖掘黄金。为此,伤害了无数兄弟的性命。

  张秉昌和赵夫人,这是一对狼狈为奸的组合。张秉昌是日本人的走狗,是赵夫人的情夫。赵夫人为了得到赵家的所有家产,伙同张秉昌,赶走连德奎,害死芸儿,除掉赵宗翰,差点害死赵梓燕。可最后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赵夫人的一生,是充满猜疑、嫉妒、仇恨与心计的一生,是肮脏、龌龊、自作聪明的一生。张秉昌走在与民族为敌的立场上,与人民为敌,最后被连德奎练了刀法,一刀又一刀活活剐死,说实在的,看到这一幕,真是大快人心,汉奸走狗就应该是这样的下场!

  鬼算子和邬雪梅。一个是土匪,一个是良家女子。邬雪梅是被野狼帮的人绑上山,被迫与鬼算子成亲的。但他最终也被鬼算子的一片痴心感动。她心里有鬼算子,鬼算子心里有她。鬼算子临死时,躺在邬雪梅的怀里,邬雪梅失声痛哭:“算子,算子,你一定要挺住,我们回家!”他俩的乱世姻缘,完全出乎意外,从他们俩的生活状态来看,还算幸福吧。特殊的年代让这些人在感情和婚姻的抉择中退舍两难,有时顽固而鲁莽,有时阴险而奸诈,有时卑鄙而可怕……他们有的人空等一生,有的命丧黄泉,有的丧失理智,有的半途而废。

  5

  当然,剧中野狼帮的几个主要人物,让整个电视剧变得鲜活起来。连德奎,一个生于雪狼谷,长于野狼谷的“狼崽子”,“狼性”与人性兼而有之。他本来是镇龙镖局的掌门赵宗翰的大弟子,有一身武功,嫉恶如仇,有狭义心肠,为人坦荡,光明磊落。他的命运在时代的大背景下,也变得富有传奇色彩、曲折、坎坷.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侵略中国的战争,一批汉奸走狗随之产生了。张秉昌,一个曾经的无赖,在民族大义面前失去了做人的立场,充当了日本的走狗,他穿上了“皇协军”的军装,当上了“少校团长”,杀回白马镇。他的到来,使得白马镇鸡犬不宁,人心惶惶。他与赵夫人串通,首先设计逼走了连德奎,连德奎被赵宗翰逐出师门。看穿人世的无情与世态炎凉,连德奎游弋在“狼性”与人性之间。在雪狼谷,他被刘答应救下,二人结为患难弟兄,共同商议自立山头,占山为王。后来,连德奎陆续收服肖冬瓜、兰小手和姬婄香、鬼算子,成立“野狼帮”,他高举野狼帮的旗帜,高呼:“野狼帮,打鬼子,诛汉奸!”看到这一幕,让人想到中国历史上曾经发出的“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最强劲呐喊。一个民族,就应该有这种凛然不可侵犯的英雄气概!对待侵略者,要狠狠打击,持续打击,打跑打死为止,否则,它会转过身咬人。连德奎在民族利益面前,立场坚定,是非分明,值得人敬佩。当八路军燕林队的政委郝国政身负重伤时,连德奎的手下刘答应毫不犹豫的将他背上山,连德奎用自己的土办法救了郝国政,并且亲自护送他下山。当八路军经过雪狼谷,张秉昌派人要求连德奎协助“剿匪”时,他要求部下对空搂枪。当他攻下白马镇时,八路军到来,连德奎开城迎接。这一切,都证明了连德奎是一个爱国者。尽管,攻打白马镇时,对已经投降的日本鬼子“斩尽杀绝”,为此,已经参加八路军的赵四海埋怨连德奎违反俘虏政策。但仔细想一想,日本帝国主义制造血腥的南京大屠杀时,何曾想到“善待”二字!他攻下白马镇,获取了日本侵略者掠夺中国银行的五千两黄金,在鬼算子的筹划下,私自藏匿。因为,在他的意识中,谁得到的东西就是谁的。这与他的经历,他的文化程度,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密不可分。五千两黄金闹得风波四起,五千两黄金使得野狼帮四分五裂,乌烟瘴气,五千两黄金使得国民党军统日夜不停地查找。真可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八路军的思想教育和潜移默化的感染下,连德奎最终还是醒悟了,“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他设计引出国民党军统的“鱼鹰”,身上捆着无法拆卸的炸弹,结束了自己传奇、坎坷而又复杂的一生。他的人生信念,他的人生价值,他的幸福追求,他的爱情夙愿,都在这一刻得到提升和满足。他躺在自己曾经叱咤风云的雪狼谷百里大漠,他的灵魂归于大地,归于宁静,归于淡泊。

  刘答应,是连德奎的忠实跟随者,是一个为兄弟情谊甘愿付出一切的热血汉子。他乐观豁达,常常笑着出场,很少有忧愁的时候。他是野狼帮的二当家,是连德奎最信任的人物之一。大凡机密要事,刘答应必须参加。因为,在野狼帮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只有连德奎、刘答应和鬼算子才有权决定野狼帮的大事,如果连德奎不在,刘答应就是掌握实权的一号人物。他当初和连德奎因为相同的命运走到了一起,连德奎被逐出师门,刘答应被莫大头赶出山寨,他救了连德奎的命,是他提议连德奎占山为王。当然,他们追求的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自由自在。不错,他们是一群土匪,但他们正如鬼算子所说“盗亦有道,我们是义匪”。他们虽然靠打家劫舍为生,但他们杀富济贫,帮规里面也有不许欺负老百姓、孩子和妇女的规定。不过,他们毕竟是土匪,有时也会干出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比如,刘答应,在他弟弟欲霸占李少良的女儿,不能得逞,刘答应便开枪报复。山大王是特殊年代的产物,他们为了生存,他们为了追求心中的理想生活,他们为了不受别人的控制支配……刘答应,最后在乞求中离去,只为当初“如果有一天狼没牙了,大哥,你就成全我”的誓言,请求连德奎给了他一枪,含笑而去。他笑着,连德奎痛着。姬婄香更痛,因为姬婄香是爱他的女人。他的离去,使得姬婄香失去生活的信心和理智,为了救刘答应,她陷入了肖冬瓜设置的陷阱当中,死在肖冬瓜的枪口之下。一个曾经让无数男人为之倾倒的妩媚佳人,一个驰骋沙场舞刀弄枪的“巾帼英雄”,倒在曾经是结拜弟兄的野狼帮兄弟的枪下,无数的向往,无数的爱恨情仇,在雪狼谷的大漠寂寥落地。

  鬼算子,是一个“一不图名,二不图财,只求兄弟们懂我”的“智多星”。按照他的说法,他是一个给人摇扇子的命。他先是为莫大头服务,后来,连德奎除掉莫大头,他一心想为莫大头报仇,没想到被连德奎的侠义心肠感动,投身连德奎的门下,成为野狼帮的第三号人物。出谋划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尽显聪明才智。兰小手、姬婄香、金刚、肖冬瓜、杨大夫、杨茉茉、赵四海、赵景辉、吴学明、宫川……这一个个鲜活的人物,都带着时代的烙印。他们都是矛盾的结合体,都是个性与共性的结合体,都是历史长河中的点点滴滴,飘渺虚幻而又栩栩如生,给人留下深刻的影响。

  6

  寒气袭人,明月高悬。大漠孤烟,惊沙拍岸。一声狼嚎,划破岁月的时空;一声巨响,吹响时代的号角。夜深了,望着窗外明亮璀璨的星空,多少复杂的思绪涌上心头。痛定思痛,痛何如哉!谁脱离了奔腾不息的江河,谁就会瞬间蒸发,化作烟云;谁想阻挡滔滔东流之水,谁就会淹没在泥沙的记忆中;谁欲污染生命之源的梦之蓝,谁就会被彻底改造脱胎换骨;谁企图枯萎滋润万物的甘霖雨露,谁就会渴死在茫茫戈壁千里大漠。

  历史的长河乘风破浪,前进的步伐扬眉吐气。我们每个人不是惊涛骇浪,我们只是一朵浪花,是一朵天蓝晶莹剔透的浪花,荟萃成天地间最美丽、最富神韵、最有生命力的画卷。这画,在心里,在骨骼,在血液,在灵魂,在民族沧桑记忆的丰碑上;这情,感天地,泣鬼神,纳雨露,伴星辰,可铸就铜墙铁壁万里长城。雪狼谷,一个富有文学韵味的名字。一个既有诗情画意,又杀机四伏的咽喉要塞,一部让人难以忘却、让人久久回味的影视作品,一顿文化大餐。在思索与疼痛中积淀,在沉浮与抉择中苏醒,在平凡与睿智中呐喊,在坚韧与奋斗中成长……

责任编辑:霍鹏熙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