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何处青山是越中

发布于:2012-03-27 10:50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钟峰白莲

  一路行,一路歌。发现你的身影,在薄雾未消的河畔;追随你的身影,在烟凝雾绕的水滨……

  多少年,多少天,你离我越远,情离我越近,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堆砌成了我笔底的缠绵……

  每当我踏上熟悉的小路,踏过清浅小溪上的几块鹅卵石,一心地喜悦,向你飞奔。不需要任何的理由,此时此刻,你就是我唯一的信仰。

  旧日的身影,在我的眼底朦胧。

  往昔的人情似乎淡漠了些许;今日的繁华似乎繁盛了些许;我熟识的老人又少了些许;我陌路的孩童又多了些许……

  我知道,没有事物是一成不变的,可真的当一切都到眼前来时,我们却如此地无力抗拒,如此地难以释怀……

  直到我终于清晰地知道,你已经老去,在我的眼底变得那么苍白无力,而我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无助地望着你渐渐散去的面容。并且深深地知道来年的风里、雨里都不会再有你熟悉的气息……

  又坐上了那一趟通往县城的公交,从初一算起到高中毕业,六年多了吧,每一次开学,回家,我们都坐着一样的车,走着一样的路。而那车上坐着的人,都是那样熟悉的面孔……

  我还是那样地喜欢望着窗外,因为此时此刻,司机换了,售票员换了,车上那些曾经一同伴我上下学的朋友也换了,都换成了陌生的旅客。唯有外面阵阵而来的风儿才是真正的老相识吧。

  一时间,真有“羹饭一时熟,不知遗啊谁。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巾”的凄怆。

  “是不是我不找你,你也许就永远都不会将我想起!”

  “我以为因为我的贫瘠,所以你们都弃我而去……”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彼此相约:倘若我们彼此在茫茫人海中再度失散,都要矢志不渝地记得,记得寻找彼此。

  风摇曳不定,人初静,我想明日那满径的落红、那窥檐而语的鸟雀,也许只是惊残好梦无处寻了。世间已有太多沧海桑田的过往了吧。外面依旧下着雨,滴滴的水珠儿打落在积水上,扩成一圈圈的涟漪,随着悦耳的滴答声,荡漾开来……

  栗子树枝在栗子沉甸甸的体重压迫下,向下垂着。密密麻麻的栗子,热热闹闹地挂在枝头,却显得很是落寞。

  那是许久以前了吧。我们还都是一些馋嘴的孩子,熟几个就马上摘下来吃了,所以那里的栗子根本不会如此地拥挤、热闹。那些偷吃栗子的馋嘴猫们如今都到哪里去了呀!

  村里的老奶奶知道这棵树,时不时地领着小孙子、小孙女来摘几个尝尝鲜。我虽在家,却总也唤不出这些小孩儿的名字了。直到奶奶或是妈妈告诉我说,这是你什么家的孙子,或这是你什么家的儿子或是女儿了,我也愈发不爱出门了。

  就是出门,街上的行人能认出我的也是越来越少。直到我说出父母的名字,说话的人才会恍然大悟地失声笑道:原来是他的闺女呀!于是我也跟着随便聊两句,然后就离开,彼此之间再无丝毫转身的余地。

  但屈指算算秋风何时来时,又不道流年暗中早已偷偷转换。我已经再也不是那个懵懂的无知孩童了。我在朦胧中看到仙鹤来归,辽东之城郭旧貌犹是;看到灵乌代谢,汉南之陵谷也早已面目全非。只是沉吟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叔叔回来了,也许是因为大学学的专业吧,他把一台小摄像机借给了我。我真的很荣幸,能有这份殊荣,更有机会能用影像记录下这一切在未消亡之前的遗存。

  我开始用心地记录着每一抹朝阳以及每个清晨里特有的鸟啼声。奶奶说,大清早的就拍呢!,我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当素材用呢!其实,我也许是为了给自己留下更多的念想吧。因为下次回来是何时,到那时,我的家乡我那岌岌可危的老房子又会是怎样一副模样呀?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我不知道贺知章回到家乡时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人面何处,桃花依旧笑春风……

  村子的人日渐富裕起来,家家户户的就篱笆或是旧栅栏都换成了砖砌的墙头或是订制的大铁门。并且都有一个威武的铁将军把守着。因为有了贼的缘故吧,记得以前是从没有见过贼的。而贼对我们来说,也只不过是电视或是故事中的风景吧。

  都有了电视的人家也不再出门和大伙凑一块谈谈家长里短地唠闲磕了。夏天的夜晚一下子就变得寂静起来。只是不知待我再次归来时,是否还有残夏未消的浓荫、聒噪的蝉鸣……

  妈妈让我喊弟弟回家吃饭,我刚要去奶奶家找人去时,妈妈说,不用跑一趟啦,打个电话叫他一声就行了!其实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奶奶了,我不明白,发达的通讯手段到底是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还是使其疏远了……

  外面的雨,依旧下着。说实话,这是一场好雨,我希望它能一直这样,只要不酿成水患。

  潮起涛随风波生,扁舟独济无人同。倦客觅归知何处,何处青山是越中?

  

责任编辑:lielady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